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泡菜小说网 > 现代都市 > 精品全篇军少盛宠神医妻

精品全篇军少盛宠神医妻

瑶皿夕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穿越重生《军少盛宠神医妻》,现已上架,主角是秦晚晚霍连城,作者“瑶皿夕”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,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:罚过。“就不劳烦秋容了,母亲,我带晚晚去佛堂就是了!”霍连城说完牵着秦晚晚的手,向着佛堂的方向走了。江素云没想到霍连城会这么维护那个新过门的傻媳妇,站在原地愣了半响。霍曼书看着霍连城和秦晚晚远去的背影,不由得说道:“娘,我看三哥和三嫂其实也挺般配的。”“哪里般配了,要不是你爹,我怎么会让老三娶个傻子!哼!”......

主角:秦晚晚霍连城   更新:2024-06-14 07:16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晚晚霍连城的现代都市小说《精品全篇军少盛宠神医妻》,由网络作家“瑶皿夕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穿越重生《军少盛宠神医妻》,现已上架,主角是秦晚晚霍连城,作者“瑶皿夕”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,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:罚过。“就不劳烦秋容了,母亲,我带晚晚去佛堂就是了!”霍连城说完牵着秦晚晚的手,向着佛堂的方向走了。江素云没想到霍连城会这么维护那个新过门的傻媳妇,站在原地愣了半响。霍曼书看着霍连城和秦晚晚远去的背影,不由得说道:“娘,我看三哥和三嫂其实也挺般配的。”“哪里般配了,要不是你爹,我怎么会让老三娶个傻子!哼!”......

《精品全篇军少盛宠神医妻》精彩片段


一声三哥,叫得荡气回肠。

秦晚晚的声音软软糯糯,抓着霍连城衣角的手还在微微发抖。

换做以往,霍连城最是不喜这种一点事情就吓坏了的娇滴滴的大小姐的。

可是在霍连城心里,秦晚晚是不一样的,因为她根本就不懂!

霍连城从地上站了起来,眼神凌厉的盯着王采芹,语气冷漠的开口:“二婶慎言,是你自己说愿意和我家晚晚做游戏的,我家晚晚脑子不好,冲突了二婶,二婶作为长辈,还要多多担待才好!”

这些话,本身还算是客气。

可霍连城是在战场上厮杀过的人,他眼神犀利,再加上语气带着点狠劲,王采芹一时间竟被吓的不敢再开口。

见在霍连城这里讨不了好,王采芹只能玩起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,她回头一脸哭丧的看着霍不仁,哭喊道:“霍不仁,你是死人吗,我都被一个小辈欺负成了这样,你连个屁也不放?”

满脸墨汁,再加上本就长得对不起观众,王采芹现在的样子别提有多狼狈了!

被点了名的霍不仁嫌弃的看了王采芹一眼,语气不满的说道:“谁让你送那不入流的东西, 你是越活越不明白了!”

大房跟二房因为霍家家产的问题,关系一直都算不上好。但是这种不好以往都是放在暗处的,像王采芹这样直接拿到明面上来,这还是第一次。

王采芹本来就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,霍不仁又开口训斥她,祖屋的其他人也是幸灾乐祸的看着她,她知道自己这次是丢了人了,拍着大腿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起来。

“啊呀,小辈欺负长辈了,我这个老婆子要被新进门的媳妇打死了,这霍家,是没有规矩了!”

“霍家的列祖列宗要是知道你们娶了这么个目无尊长的小蹄子,怕是棺材板都要翘起来了!”

这话是越说越不像样了,连带着站在霍不仁身后的子女,都被王采芹这一出弄的面红耳燥。

要是秦晚晚是个正常人,也就罢了!

可一个长辈跟一个傻子计较,那就显得有些拧不清了!

没人知道,王采芹之所以会这样,是因为额头上的伤口让她疼的慌了神,秦晚晚那砚台可不是随便扔的,她用上了暗劲儿。

王采芹的额头,怕是以后都会留下一条难看的疤痕了。

老祖宗皱着眉头看着坐在地上的王采芹,她使劲的把拐杖在地上戳了一下,沉下声音说道:“老二家的,你闹够了没,一家子老老小小的都在这,你这样成何体统,也不怕小辈看了你的笑话。玉芽,扶你娘回去洗漱!”

霍玉芽,是二房的长女,今年十六了,听得老祖宗叫她,她才上前去扶坐在地上的王采芹。

原本,老祖宗是不想插手这些小辈的事情的,她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,这些小辈只要不闹出太大的幺蛾子,她对那些私下里的明争暗斗,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

要不是王采芹作妖的段数太丢人,老祖宗也断然不会开这个口。

这么一出大戏,是江素云没有想到的。

她看了一眼依旧躲在霍连城身后的秦晚晚,然后才起了身去帮霍玉芽扶王采芹。

“采芹,大嫂谢谢你精心给我家媳妇挑的敬茶礼了。不过我家媳妇痴愚,冲撞了你还得你多多担待!我回去了也会罚她去抄家规,让她长长记性的!”

江素云把精心那两个字咬得特别重,一句话,既挑明了是王采芹先送礼不当,又表明了会处罚秦晚晚。

江素云这面子功夫,可谓是做的滴水不漏了。

“要抄家规,就去佛堂好好抄,大嫂可别光说的好听!”

王采芹知道再闹下去,自己也得不了什么好,只能顺着杆子往下滑,跟着霍玉芽一起走了。

没有人说起王采芹头上的伤。

等回了西屋,霍玉芽帮王采芹洗干净了脸,看清王采芹额头上那条深到入骨的伤口,才倒吸了一口冷气,她有点明白过来王采芹为什么闹得那么难看了。

礼王采芹走了,霍连城又带着秦晚晚继续去给三房敬茶。

无论如何,礼不能废!

三房的夫妻二人都还年轻,他们就一个女儿,才六岁,叫霍茗夕,便是之前惊呼霍连城娶了个傻子的孩子。

霍三叔霍新桥戴着一副眼镜,穿着一身得体的中山装,看上去是个文人。霍三婶苏露穿着一身绸缎的长裙,容貌算不上漂亮,但也算的上个清秀佳人。

秦晚晚跟霍连城敬完了茶,霍新桥给了秦晚晚一个口琴,苏露则给了一对珍珠耳环。

口琴是西洋物件,在这个时代的人看起来算得上个稀奇玩意了。

秦晚晚收下三房给的敬茶礼,学着霍连城的样子给三叔三婶道谢,她一双黑眸里依旧充满了惶恐和不安,仿佛还没有从王采芹的惊吓里面走出来。

再加上秦晚晚常年哮喘,脸色苍白苍白的,霍连城见了,便忍不住心揪了起来,暗暗的把二房的这笔账给记下了。

敬完了茶,三房和二房的人和老祖宗问了好,就都走了。

大房因着刚娶了新媳妇,被老祖宗留在了祖屋用早饭。

众人围着一张圆桌坐下,下人很快把各色的吃食摆了上来。

秦晚晚却是什么也吃不下了,她来敬茶之前,刚刚在厨房风卷残云般的大吃了一顿。

所以她只能小口小口的吃着碗里的食物。

老祖宗见了,心想着,到底是大户人家的子女,虽然脑子不灵光,该有的餐桌礼仪却一点也不差。(您,误会了!)

用完了早饭,大房的人才跟老祖宗问好离开祖屋。

出了祖屋,霍启文就和一行人分开了,霍家在烟城开了不少铺子,他白天是要出去做生意的。

江素云继续带着人往东屋的方向走,却在越过了祖屋外的荷花池后停了下来。

她转身对跟在身后的霍连城说道:“你先回去吧,让秋容带秦晚晚去佛堂,抄写霍家的家规!”

秋容是伺候在江素云身边的大丫鬟。

让秦晚晚抄家规,这是江素云在祖屋应了王采芹的,她肯定得照着做的,要不然难免落人口舌。

江素云执掌霍家后院二十年了,从来不会留下什么让人诟病的话柄。

佛堂,听起来就不会是什么好地方。

秦晚晚虽然没什么好怕的,可是她这副身子长年累月的被哮喘折磨,本身就弱的不行,她可不想自己被发配到一些阴暗潮湿的地方,再加重她的病情。

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秦晚晚还想把自己身体养好呢!

于是秦晚晚再次拉住了霍连城的衣角,一双眼可怜巴巴的看着霍连城。

秦晚晚这个样子,连霍曼书都不忍心了,她开口劝道:“娘,三嫂是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,你就别罚她了,还抄家规,三嫂说不好连字也不会写呢!”

“说了要罚就得罚,要不然成什么规矩。不会写字就照着画,若不然让二房的人怎么看我,以后再有人犯了错误,我这个家还怎么当?”

霍连城听了江素云的话,便知道这佛堂是非去不可了。

他倒是能理解江素云,就好比他在军中,手下的爱将犯了错误,他就算再不忍,也是要按军法处置手下的。

否则,何以服众?

霍连城回头看了一眼可怜兮兮的秦晚晚,心想她竟然也知道害怕去佛堂,想来在秦家的时候,肯定也被这样责罚过。

“就不劳烦秋容了,母亲,我带晚晚去佛堂就是了!”

霍连城说完牵着秦晚晚的手,向着佛堂的方向走了。

江素云没想到霍连城会这么维护那个新过门的傻媳妇,站在原地愣了半响。

霍曼书看着霍连城和秦晚晚远去的背影,不由得说道:“娘,我看三哥和三嫂其实也挺般配的。”

“哪里般配了,要不是你爹,我怎么会让老三娶个傻子!哼!”

江素云说完,满脸郁色的走了。

霍曼书瞧见了,只能吐了吐舌头跟了上去。


霍连城弯着腰在箱子里面翻找了一会。

不出秦晚晚所料,他抬起头的时候脸都绿了!

这箱子里都是什么?

红的,蓝的,黄的,紫的........也真是难为了准备嫁妆的人,得费多大的心思才能把这些奇装异服一次性凑齐打包在一起啊!

霍连城想着回头有些怜悯的看了一眼秦晚晚。

心想这个传闻中锦衣玉食养大的秦二小姐,在秦家的日子似乎也不是外人以为的那般好过。

霍连城随即重重的关上了箱子,眼不见心不烦。

衣服都这样了,其他箱子想必也好不到哪里去,他便一样也没有再打开看。

箱子里的衣服首饰定然是不能穿出去给人敬茶的。

本就痴傻,再穿的粗俗不堪,府中的人都知道了秦晚晚的嫁妆不丰腴,怕是以后在府中的日子不会好过的。

可这会马上就到了要敬早茶的时候,去哪里给秦晚晚找合适的衣服呢?

霍连城为难的看着秦晚晚,一时间竟没了主意。

秦晚晚自然知道霍连城在为难什么,那些衣服刚刚秦晚晚也都看了。

她本来就是个傻子,再穿的不伦不类的,霍连城肯定是丢不起那个人的!

不过秦晚晚倒是没什么好着急的,虽然不喜欢那些恶俗的颜色,但是原主的名声反正不好,她也不担心出丑让人笑话什么的。

她顶多是有些生气,原主那个继母柳小如简直欺人太甚了。

不过既然她占据了原主的身子,秦晚晚发誓,一定会把柳小如吞掉的嫁妆连本带利的要回来。

霍连城还正为难着,便有婆子过来敲外面的窗棂了,婆子在外喊道:“三少爷,该去祖屋给各房敬茶了!”

已经有人来催了,再不想辙就来不及了。

霍连城不再犹豫,赶紧开门仓促的出去了。

秦晚晚目瞪口呆的看着霍连城离开的方向,这男人,就这么丢下自己跑了?

难道她真的要穿着那些花花绿绿的衣服去敬茶,霍连城也不怕把脸给丢尽了么?

秦晚晚无奈的叹了口气,她认命的打开那口让人反胃的箱子,然后从里面拿出了那件红色的裙子。

新嫁娘嘛,穿一件红色的衣服总不至于太奇怪了。

其实仔细看看,这件红色的裙子也算不上丑,只是裙摆上一圈圈的白色蕾丝边让这条裙子看上去非常累赘。

秦晚晚想了想,取了旁边挂在墙上的剪刀,用剪刀把裙子上一圈圈环绕的蕾丝边一点点的挑着线头拆了起来。

霍连城这时候已经跑到了四妹妹霍曼书住的偏房。

他当然不是走了,他是去问四妹霍曼书给秦晚晚借衣服去了。

霍曼书一开始是不愿意把自己的衣服借给一个傻子的,可是霍连城跟她说了一通好话之后,霍曼书还是妥协了。

她对那个傻嫂子再不满,也不想让自己的三哥再在人前没脸。

霍曼书年方十五,是江素云和霍文启的四女,霍连城的亲妹妹。

对于霍连城娶秦晚晚的事,霍曼书打一开始就是极力反对的。

她的三哥不止是样貌出众,而且才华横溢,心地又很善良,她实在是想不通,爹爹为什么要逼着三哥娶一个人人皆知的蠢女人。

不过她年纪还小,人微言轻,她的意见并没人理会。

霍曼书从衣柜里拿了一身崭新未穿的旗袍递给霍连城。

她望着旗袍满是不舍的开口:“三哥,这旗袍可是在云漪房定制的,你拿去给她穿了,回头得买一身更好的还我!”

这身旗袍霍曼书问江素云要了好几次,好不容易才要到手的。

她一次都还没有舍得穿过,想不到竟是便宜了那个新过门的傻子。

霍曼书的要求,霍连城自然是满口答应:“好好好,等敬完了茶,三哥就带你去把云漪房搬空了!”

拿到了衣服,霍连城转身便想往回走,可走了没两步,他又退回到霍曼书跟前。

霍曼书看他不走,不解的问道:“怎么了,良心发现,不想从我这个妹妹手上抢衣服了?”

霍连城四处看看,然后小声的开口:“那个,你嫂子她不会穿衣服,你跟三哥走一趟,帮她换一下吧!”

或许是霍连城自己也意识到他提出的要求不妥,跟霍曼书说完话,他就赶紧抬脚快速的上前走了。

霍曼书:“.........”

愣了半晌,霍曼书才反应过来霍连城刚刚跟她说了什么,她看霍连城已经走远了,只能翻着白眼一脸无奈的跟了上去。

谁让开口要她帮忙的人,是从小便对她疼爱有加的三哥呢!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